火狐官网首页-2021年以来,银行理财市场大力响应国家政策号召,通过认购绿色债券、投资符合 ESG股票、创新非标投资模式等多种资产配置方式,践行社会责任投资,参与塑造和完善E
2021年以来,银行理财市场大力响应国家政策号召,通过认购绿色债券、投资符合 ESG股票、创新非标投资模式等多种资产配置方式,践行社会责任投资,参与塑造和完善ESG投资体系,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实现。银行参与绿色投资与绿色信贷的积极性,受国家双碳政策的引导被逐渐激活,而企业端在绿色转型过程中的融资需求也不断扩张。但目前来看,资金供需两方仍然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绿色金融发展面临着产品投向单一、企业信息披露不足、低碳意识不深入等问题。ESG主题理财产品发行提速从银行理财产品来看,2021年银行ESG理财产品发行提速明显。中国理财网数据显示,从2019年至今共发行了113只名称中含有“ESG”的银行理财产品,其中,2019年发行了2只,2020年发行了15只,2021年发行了95只,2022年截至1月12日发行了1只。ESG主题的银行理财产品大多处于中等风险水平。113只理财产品中,风险等级为R2的有48只,占42.48%;风险等级为R3的有64只,占56.64%;风险等级为R4的有1只,为光大理财发行的“阳光红ESG行业精选”。从银行理财公司来看,发行ESG主题理财产品数量最多的是华夏理财,共发行了37只。此外,农银理财发行了13只,青银理财9只,兴银理财8只。ESG理财产品可以在实现投资回报的同时,将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理念纳入投资决策,重点投资于在节能环保、能源创新、乡村振兴等领域表现良好的融资人资产。国信证券认为,在目前已发行的ESG产品中,固收类居多,这与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及银行过去的理财风格有关。由于 ESG投资在我国还是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仍有难点和痛点需要进一步解决。例如,机构和投资者对ESG投资认知不足,产品创新开发还不够完善。在绿色发展和共同富裕的背景下,银行理财进一步参与ESG投资将是大势所趋,既有助于增加长期收益,也有助于提升公司声誉。在绿色信贷方面,2021年11月,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披露,截至2021年9月末,国内21家主要银行机构绿色信贷余额达14.08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1%以上。与此同时,绿色信贷资产质量整体良好,近5年不良贷款率均保持在0.7%以下,远低于同期各项贷款整体不良水平。央行口径也显示,截至2021年9月末,金融机构本外币绿色贷款余额为14.78万亿元,同比增长27.9%,高于各项贷款增速16.5个百分点。近半数企业认为低碳转型需资金支持近日,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和ACCA对来自能源、制造、金融等行业的656位高级管理人员进行了问卷调查,并联合发布了《低碳背景下企业管理会计新实践调研报告》。调研显示,52.29%的人认为低碳发展非常紧迫,但仅有14.16%的单位设立了明确的碳达峰/碳中和期限目标,绝大多数企业还处在战略筹备阶段。除了低碳意识和转型压力不足的问题,大多数企业在发展战略上对低碳保持观望态度的原因之一就是这类企业生产流程或工艺相对复杂且固定,短时间内进行技术革新、设备更新的难度大、成本高、风险高。此外,调研还显示,我国公司进行低碳转型的主要驱动力分别是:政府监管、市场竞争和绿色融资。而对未来企业低碳发展面临的内部困难和需要的外部支撑中,认为缺乏资金支持的占比达到49%。企业ESG信息披露需要完善2021年7月,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全球财富管理论坛2021北京峰会”上提到,实现中国碳中和目标大概需要投入136万亿元。1月12日,在第17届ACCA首席财务官峰会上,ACCA中国政策洞察总监钱毓益对此表示,这其中一部分需要政府的拉动,另一部分则需要企业资本通过市场机制参与其中。企业绿色转型成本高,融资需求大,而可持续投资的资产实际在不断增长,按道理来说应该一拍即合。但是对于金融机构来说,目前在企业参与绿色融资时,仍存在双方信息不对称的情况。钱毓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金融资产的角度来说,企业碳要素的主要表现是碳排放权。企业在国家给与的额度之内进行碳排放是不会体现在财务报表中,但是如果额度用尽,需要购买时,这项支出就会成为财务报表中的成本;相反,如果一个企业卖出了自己的碳排放额度,则会有一笔额外的收入。此外,钱毓益表示,全球对于可持续投资的资产在不断扩张,企业要想抓住机会,需要在ESG信息披露方面做出更多的努力。2020年1月份到11月间,全球的共同基金和ETF的投资者在全球范围的可持续资产投资了2880亿美金,这个数字要比2019年全年增长96%。整体来说,如果一个企业披露了经过审计的ESG信息,它可以享受到更低的资金成本。中国银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峰此前也表示,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ESG投资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信息披露框架有待完善。与国际相比,国内定量数据的ESG信息披露仍然处于较低水平,影响了今后对受评企业的ESG投研水平。对银行理财来说,缺乏企业端的信息会导致各银行及理财子公司无法形成统一的ESG体系评分标准。评分标准不统一可能将导致ESG产品的含金量不同。“ESG含金量”较低的产品,其底层资产可能与ESG投资准则存在较大偏差。据南财腾讯课题组统计,截至2021年8月22日,沪深两市仅有1086家上市公司主动披露2020年度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排除2021年首发上市的企业后,同期上市公司有4287家,信息披露比例为25.33%。信息披露比例过低会导致金融机构无法对所有投资标的进行ESG评价,造成ESG投资策略的应用范围受限。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