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狐官网-记者寒冰报道一个洲际大赛的裁判,犯下连业余裁判都很难出现的低级失误:居然在90分钟常规时间内两度吹响终场哨!更离奇的还有非足联,在比赛一度结束,开始赛后发布会之
记者寒冰报道一个洲际大赛的裁判,犯下连业余裁判都很难出现的低级失误:居然在90分钟常规时间内两度吹响终场哨!更离奇的还有非足联,在比赛一度结束,开始赛后发布会之时,要求两队重新出场踢完补时的3分钟。非洲杯是真正令球迷瞠目结舌的洲际大赛,总有令人无法想象的“故事”。由赞比亚裁判简尼·斯卡泽维引发的闹剧,已经让所有人都忘记了比赛进程,红牌、点球等要素,如此业余的失误在洲际比赛上出现,实在是罕见。这是突尼斯与马里的小组赛首战,斯卡泽维在第85分钟就吹响了终场哨,经由突尼斯教练和球员反复提醒,又重新开始比赛,但在第89分钟43秒时再次吹响终场哨,当时第四官员甚至还没有亮出补时时间的公告牌。愤怒的突尼斯教练、球员和工作人员冲入场内与主裁判理论,无济于事。比赛过程里,斯卡泽维对马里取得领先的点球以及突尼斯主张的点球判罚进行了长时间的VAR回看,加上换人等必须增加的补时,补时3分钟都不算是合理的时间,应该更长。可斯卡泽维连这3分钟都不肯给正在全力希望扳平比分的突尼斯人。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并没有!赛后马里主帅马加苏巴正在新闻发布会发言,却被裁判组中断,因为组委会宣布两队要再次出场,踢完补时的3分钟。大约40分钟后,马里队返回球场,但突尼斯队拒绝了踢完比赛的要求。突尼斯教练表示,球员们刚刚洗完35分钟的冰浴,怎么可能还继续出场。随后裁判宣布马里以1比0的比分战胜突尼斯,又是令人费解的决定,因为按照规则,突尼斯拒绝完成全部比赛属于弃权行为,规则上理应按0比3判负。突尼斯主帅科拜尔异常愤怒,他强调补时至少应该有七八分钟,表示他的足球生涯里都还从未见过如此离谱的事情。这还没算比赛中,主裁判拒绝了VAR裁判组的建议,在观看了VAR之后坚持罚下替补出场的马里球员E·图雷。突尼斯足协已上诉到非足联,要求重赛,因为这样的裁判失误明显是不公平的。这个丑闻发生后,很多非洲球迷都在社交网络上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斯卡泽维可不是业余裁判,而是执法过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非洲裁判代表。有人认为他的失误源于补水时间的5分钟里他没有暂停手表,也有人认为他第85分钟吹响终场哨后,又允许比赛继续了4分43秒,是误认为那是补时阶段。但这无法解释第四官员当时为何没有及时提醒裁判补时的具体时间。法国媒体RMC随后又有报道称,斯卡泽维在比赛中出现了中暑状况,这可能导致他无法集中注意力,赛后他也被送往了医院。但无论如何,如此荒诞的失误,当然会让球迷对这位裁判产生浓厚兴趣。事实上,早在4年前,这位裁判就因在非洲冠军联赛的比赛中涉嫌操纵比赛,从而被非足联纪律委员会以腐败指控暂停裁判资格。这不是本届非洲杯闹出的第一件丑闻,上周日晚,3名阿尔及利亚记者在距离下榻的杜阿拉酒店附近被持刀抢劫;毛里塔尼亚与冈比亚赛前,组委会连续3次奏错毛里塔尼亚的国歌,最后一次犯错后干脆取消了国歌演奏。当然,洲际大赛上的裁判业余失误虽然少见,也不是没有先例。2006年世界杯克罗地亚对澳大利亚的比赛,英格兰裁判波尔给西穆尼奇亮了3张黄牌,才想起来应该将他罚下,这成为英格兰裁判界至今仍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2005年,日本裁判吉田寿光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附加赛上,判罚领先的乌兹别克斯坦队因有球员提前进入禁区,射进的点球无效,随后竟然取消了乌兹别克斯坦的点球权,反判给巴林任意球机会。赛后,国际足联在乌兹别克斯坦足协的抗议下选择了重赛。赞比亚裁判斯卡泽维全场的表现,无疑是洲际比赛业余失误的“巅峰之作”。

admin